琼ICP备2008-808号


招商QQ:3270561200
  • 美国种族主义的持续性、系统性和危险性

    新华社洛杉矶5月18日电(记者黄恒)46岁的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2020年5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街头遭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跪压颈部9分29秒窒息死亡。目前案件已经宣判,作为美国种族主义问题的一个缩影仍受到全球持续关注。同时更应该看到,美国主张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的势力仍在膨胀,不仅对美国国内的少数族裔,甚至对世界和平与安全构成威胁。

    2021年4月20日,得知肖万被控的谋杀和过失杀人等三项罪名全部成立后,民众手举标语聚集在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法庭附近。(新华社发,本·布鲁尔摄)

    美国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问题持续已久。早在殖民地时期,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获得了政治、社会等领域的优势地位后,便开始在当今美国这片土地上系统性推行基于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的政策,长期屠杀、压榨、迫害、歧视和攻击美洲原住民、非裔、亚裔以及其他族裔民众。美国建国时,其领导者们一边说着“人人生而平等”,一边却在1789年施行的宪法中保留了蓄奴制度。此后两百多年的美国历史,既是一部白人至上种族主义压迫其他少数族裔的历史,也是一部少数族裔追求平等和自由的历史。

    对非裔,直到1870年黑人才获得选举权,1954年才推翻“隔离但平等”的种族歧视原则,1964年才废除公共场所的隔离,1965年才废除对其投票权的束缚,1968年才有了自由选择住宅的权利;对印第安原住民,其人口因遭杀戮而急剧减少,拥有的土地被一步步掠夺,最终被驱赶到最贫瘠的所谓保留地,而这些土地上一旦发现有价值的资源,马上就又会被政府强行征用;对亚裔,1882年,美国国会通过第一部针对特定族群的移民法案,即《排华法案》,此后还先后通过14项法案,强化排华和歧视华裔,以此为蓝本,1924年美国会通过排日法案,直至特朗普时代,还有禁止穆斯林入境的政令;对拉美裔,暴力活动从未停止,2019年的得克萨斯州沃尔玛枪击案中,21岁的白人凶手以阻止“拉美裔入侵”的名义杀害了22人。

    2017年2月3日,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集会者展示抗议特朗普的标语。当天,部分马来西亚团体和民众在吉隆坡美国大使馆前集会,抗议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签署行政令禁止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美国。(新华社发,张纹综摄)

    美国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是系统性的。如今,美国虽然废除了表面上的种族隔离制度,但保障白人至上和优先的种族主义却早已病入骨髓,深入到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最典型的例子之一是投票权。对很多少数族裔而言,比如生活在费城贫民区的非裔或在纳瓦霍保留地的印第安人,规则并不公正和平等。一些人口众多的非裔聚居区只有很少的投票站且会提前关闭,而在一些州,印第安裔美国公民的选票上必须要有一个白人签名才算有效,而且即使有了合格签名,那张选票也很容易以其他理由被判作废。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住宅购买权。在美国,同族群聚居是一种明显的现象,其形成便与种族主义有着密切联系。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非裔人口曾有两次大规模迁徙,逃离遭受变相奴役的南方种植园,进入需要劳动力的北方工业化城市。此后,对于允许有色人种居民在白人住宅区购买房屋是否违法,美国出现了一场历时数十年的法律战。尽管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917年宣判各地禁止有色人种入住白人区的法令违宪,但白人资本家又合谋,利用开发商对业主的种族限制条款、房屋贷款机构的“不和谐种族”审核标准、分期付款条件差异、建立社区隔离墙等种种方式,将有色人种挡在白人社区之外,甚至不向有色人种客户介绍白人社区房源一度曾是房产中介行业的潜规则。

    2014年11月28日,警察在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警察局前逮捕示威者。当晚,约100多名示威者阻断了弗格森警察局前的交通,抗议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县大陪审团决定不起诉枪杀非洲裔青年迈克尔·布朗的白人警察达伦·威尔逊。(新华社发,吉姆·冯德鲁什卡摄)

    相关阅读